EnidZ☀️

规律作息,好好学习😡

💌

我是谁我在哪啊啊啊啊啊啊啊
枝姐的文对人物心情的细腻描写总是能触动到我啊啊!!

🐟:

  第二部的背景。但老实说一直口头上说着回顾却没有真得去看,所以很多设定已经忘得差不多了…所以涉及到魔法之类的也许会有点bug。
  这篇的设定大概是第二部学园的某一场比赛中经历的,发生在法音和希尔杜互相对对方的心意有所了解以后,游移在这背景上。或者可以当成是以第二部为背景又没有一定的联系的独立的篇幅。
  忘了魔法杖的名字干脆就这么叫着了……


  带妄想的设定。。不是特别讲究…所以不能太较真的…


  把要写的写完以后结尾的真得很匆忙。
  


  现在太困了以后或许还要修…………
(早上小修了下.....大家凑合看吧T U T)






  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总之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和希尔杜待在封闭又拥挤的空间。
  在正好容得下两个人的狭小空间里,当法音从对方的肩膀上抬起脑袋的时候,在茫然间对上了一双不能再熟悉的眼睛,于是顾不上自己之前是如何睡的腰酸腿疼,挪了挪自己的身体,飞速将自己的背部抵到背后坚硬和凹凸不平的墙面上去。顿了顿,不好意思时习惯性地挠着后脑勺并在极其暗淡的光线中捕捉到了希尔杜的目光。
  “希尔杜……发生什么了吗……”
  “.......醒来的时候就在这了,目前看来,应该是用了魔法刻意而为。”


  对方的有问必答唤起了法音的记忆,对的,之前好像正在进行什么比赛,中途的时候被奇怪的力量扰乱了秩序,之后昏睡过去,醒来时就在这了。
  “可——恶!”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应该是快要反败为胜了的。法音“腾”一声握拳站起,脑袋忽地撞上了有质感的保护罩之类的东西,疼倒是不疼,只是吓得整个人缩了缩。
  希尔杜拉过她示意她赶紧老实坐下:“忘了告诉你,这里好像是隔离开来的一处,空间只有我们待着的这么大。”
  “是吗?”法音腾出另一只手去触摸四周,除了背部位置的触感略显粗糙,对其他方向用力时会感受到橡胶一样的触感和阻力。
  “没法回比赛了吗?”法音快速蹲下身子召唤出了魔法杖试了试,可惜对周围的一切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甚至连魔杖的光芒都显得比平常微弱的多,这下才想起之前已经和莲音一起使用过魔法,太不凑巧了!
  唉声叹气的再晃了晃魔法杖,杖心发出了比烛火要明亮些的灯光,晃晃忽忽的照亮了一些自己所处的空间。
  是个很奇怪的空间,因为有两个人在的原因所以能感受到空间并不是很大,但是把魔法杖伸向一旁悠悠暗暗的深处时在目光所及的位置却没有任何的障碍物,被照亮的地方似乎能探向很远的位置,可是当人想要过去时,便被明显的困在一处了。
  “好奇怪……”法音嘟囔着收回了魔法杖,引着魔法杖的光亮照亮了自己所处位置时,她才看清了现在的处境。
  他们两人所处的空间其实非常狭小,但也正好坐的下两个人而不显拥挤,法音挨在墙上蜷起腿,可以看见希尔杜也收拢着姿势坐在对面,但即使如此两人之间的距离还是在这密闭的空间无形的被拉近了,希尔杜被那点光照亮了一些,整个人似乎都被笼罩着点亮,眼睛里流转着星火似的光。整个气氛在无言的对视中变得又意味不明又奇怪。
  法音瞬间不知道这时候到底是有光亮好,还是没有好。
  忽然“嗤”的一声,魔法杖替她做出了选择,四周因为失去原先的亮度瞬间归为一片漆黑。
  “啊……快要没能量了…”
  “……”

  一片寂静。
  再摇了一摇,一点微弱的光亮如萤火般点亮了周围几许。“就这样吧…”法音小心的把魔法杖的光线对着地面握好在手心,把下巴搁在了膝盖上,没有再说话。她眼睛适应黑暗的速度很快,不久便可以根据对方的身影在眼前描绘出大概的轮廓。这个空间虽然封闭,但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可怕,而且不够亮堂的好处……就是这时候可以在很近的地方注视着希尔杜,却可以不被发现。平常虽然相处时能维持自然的男孩心气,但这样的注视,还是属于自己的好。
  刚才自己是怎么睡在对方肩膀上的?法音忽然想起,于是在原地东倒西歪的试了试姿势,想不太出来,啊,总不能是待在对方怀里吧……试了试刚才从倒着到退后坐好的过程,不会吧。真的是。

  空间在重归于黑暗的同时与之缠绵着沉寂了下去。希尔杜半响没说话。在法音之前一脑袋往他肩膀上栽倒的时候,他出于本能反应下意识地探过她的体温,觉察到对方并没有发烧才松下了一口气。
  对方的全部重量倚靠在自己身上,探过脸颊时尾指能感受到头发柔软的触感,大拇指则搭在白暂明润的脸颊皮肤上。他在那段时间仔细考虑起两人的关系。到底是差了哪一步才让他们在确定了对方之后,却还是缓慢的差了那么一点。除他们以外的校园小情侣,不管是相识的早的还是晚的,早就已经迈入正轨甜的飞起,反而七零八落的,回顾起来才发现只有他俩还是老神在在。而且好像都不是那么急。
  直到法音迷糊中想要抓抓脸颊时感到手指搭上了温热的触感,才打了个激灵从昏昏沉沉的中醒了过来。之后希尔杜看着她对所处环境好奇的东摸摸西看看的闹腾了一阵,现在已经老老实实的缩回角落里去了。
  嗯。独处的时候会比平常看起来乖。希尔杜心里判断。忽然又蓦地想到了很久之前,于是嘴角不由自主跟着思绪微微上翘。不,也不一定。

  逐渐适应了昏暗的光线,朦朦胧胧的黑暗中依稀能描摹出的是希尔杜若有所思的神情。只有两个人,法音不用再顾及旁人特地去用诙谐的语气炒热气氛,却一时也无法在这样的气氛中出口询问希尔杜在想些什么。于是搜肠刮肚的找着适合这个时候交谈的话题,“嗯……” 犹豫了一阵,说道:“那次舞台剧的表演,希尔杜出演的很优秀呢。我们大家都被你带到当时的情境中去了。”
  “是吗……"顿了顿,继续问道:“会觉得熟悉吗?角色的表演?”
  “? 熟......悉啊!"法音在突然听到他这么问时略有些迟疑,但很快尾音忽然带了点兴奋的扬了上去,想起来的想必都是些有趣的回忆。但是紧接着细密地缠绕住希尔杜内心的,却是略有些难受的心事。他记得,在他暴露身份之前,他对她称不上友好。
  法音倒是被带出了兴致,模仿了一声“不要随便使用红炎魔法”就站起身来,要不是希尔杜果断地拉住了她就险些再次撞到头。
  “说起来希尔杜和我们相熟之前自我意识特别强欸,”法音老实地再次坐好,在黑暗中跟他袒露心声:“不过那时候也没办法,虽然知道总应该是有什么原因的,只不过要是再早一点了解希尔杜的心情就好了。"

  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好好和法音说这件事,静了半响。希尔杜眼前忽然划过一道微弱的光亮,深思时幽暗的目光被魔杖柔和的光线融合。他能看见法音眼眸深处清澈透明的关心。
 


 “艾克力普斯。”
  


  没逃掉。
  在他还是艾克力普斯的时候,希尔杜的那部分以前没能逃掉,如今艾克力普斯的部分,也没能在这双眼睛前逃掉。


  他终于在卸掉所有包袱后忠于王子的温柔本质,撇开所有外界环境的喧杂静心在花圃中开辟了一处可以独处的空间,但那留在他身上的艾克力普斯的部分,也不是轻易就抹去了的。他的忧患意识很强,他很容易能听得到自己热血翻滚的声音。有时候只需要一个引子,就能顷刻呈现他的另一半灵魂。
  阴影和月食。他的名字。
  “希尔杜?"法音小心地往回收魔杖,魔杖的光芒划过她脸颊时希尔杜能看见她总是跳跃着光芒的眼中带了点柔软。
  老实说法音现在觉得有点窘迫,刚才她只是因为希尔杜一直没有说话,所以她以为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让他想起来些什么不开心的回忆,因此就拿起魔杖仔细照了照他的神情,对方笼罩在黑暗中的深思模样让法音将刚才话题中心熟悉的名字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但是现在想来是有点唐突了的。她从来没有把希尔杜和艾克力普斯当成两个人看过,至少在了解以后,不管是当初剑拔弩张的艾克力普斯,还是口碑在众人口中一等的希尔杜,都是在她心中确切存在着的,让她觉得更加丰富和真实了的,眼前的这个人。
  这般独处的气氛将她带到了很久以前有着很明亮和很宁静的月光的夜晚的森林,那时候她和希尔杜的关系还没那么好……嗯……连朋友也算不上,但那时候她还那么不被感情牵绊,压根不必担心自己会不会做了什么惹他不开心了的举动。唉,那时候和这时候相比,对于自身来说,到底哪个更好呢?法音不由自主的攥紧魔杖,眼神黯淡下去。

  这回这一方的沉默换来了另一方的关注,法音感觉对方似乎沉默着倾了身子过来,对方身上的热度通过距离的挨近传递了过来,法音又惊又好奇地将躲在刘海下的一双眼睛抬了起来,视线在一双掠过的手后集中在了对方如常的淡漠中透露出来专注的模样,本身两人之间隔得就不是很远,现在希尔杜因为倾过了身子离法音更近了一点,指骨分明的纤长手指撩过了她的刘海,法音感受着他指节的温度和很近的呼吸,少年低沉的嗓音在心里起了回音,“刚才体温没有那么热的吧?”

  一瞬间反应过来。于是法音抵着墙用魔杖挡着他,无用功的退后退后退后,“太太太太太太……近了!!” 

  所幸希尔杜没有继续靠近,老实地靠回到了之前的位置。法音内心依旧毫无规律的乱跳着,但是因为刚才的这一插曲,起初蒙在内心的一层薄薄的霾似乎也被拂开了去。


  不过,总被困着也不是办法啊……


  法音努力安抚着自己想要唱歌的肚子,仰着脑袋看了看没有尽头和生气的上面的空间,伸出手碰到的依然是阻碍着她的动作的防护罩似的东西,感到苦恼:“怎么出去呢?”


  话音还没落下,像是终于到了某个时刻,四周忽然像融化了似的剥离开来,希尔杜拉过法音的手护到了身后。站直身体没问题了。万里无云的晴朗天色映入了这个空间,人世间熟悉又亲切的喧嚣声嘈杂着传了过来。


  “阿鲁蒂莎的声音!”法音猛地打起了精神,仔细听来,不远处熟悉的咆哮跟着一连串的:“什么都没发生。”还有奥拉连连劝架的声音。


  “苏菲应该也在附近!”


  现在他们所待的空间已经融化的像剥了一半的壳的鸡蛋,之前他们触摸到的虚无缥缈的保护罩似的空间已经变成了可以触碰的实体。隐隐传来了莲音的呼喊声,法音赶紧应了一声,随着“鸡蛋壳”的剥落放开了视野找到了和布莱德待在一块儿的莲音。


  事后众人围在一起七嘴八舌的纷纷讨论起这次奇怪的经历,原先的比赛也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再继续下去,普莫皱起小眉毛带着两只小天使在法音和莲音之间飞来绕去,百思不得其解:“足足一个下午,我就带着漂漂和啾啾离开了一会儿,你们就这么消失了。这太奇怪了。我还担心你们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法音莲音连胜安慰,但对和什么人困在了一起这件事,她们却是心照不宣,据她们所知,被困在一起的情侣不只是她们两人,甚至连一向害羞的米尔罗,在那天之后也牵起了艺术星王子的手。


   最后普莫断定:“一定又是bb干的!”


  


  天气晴朗的不得了,阳光透过了五彩斑斓的彩色窗户,在一片清脆的鸟鸣声中,学院钟声不疾不徐,不甘寂寞地响了几声。


  





本来做好了半夜看恐怖故事的准备,结果没想到是很好的心理学分析。
知乎使我修仙🌚🌚……

没想到这个只发渣图和一些突然想到的想法的lofter号居然有100+粉了【///】,真的很感谢大家😘~回圈也快两年了,感谢能在这么多年后还有这么多喜欢双子/法希的小伙伴,没什么特别表达感谢的方式,可以画第一个评论点图,水平很有限,别太复杂就好【捂脸】,而且最近期中ddl们都来了23333
最后给小伙伴们比心❤️~

本来在动漫社的群里第一次见到这个图时,构思着填一个双子女生全员,后来团子突然提起说感觉法音适合好几个,于是就干脆画成了法音专属表格23333
官方给法音的造型反正是足够多了,感觉能应对很多主题,画的八个格中有五个造型是第一次画23333,P2的出自官网,P3、P4、P5都是第二季的快乐之铃换装,P7是用了第一季的洗衣粉梗~
没画Sexy那个格,可能是因为心里还没过这个坎吧🌚【纯洁脸】……最后一个格,(除了因为懒)个人感觉正是因为多个方面的展现最终构成了法音让人喜爱的整体形象,实在无法去说更喜欢哪种状态下的或是说穿哪件衣服的法音。
最后感谢友(bei)情(po)客串的某希【doge】(爱到深处自然黑.jpg)

突然想起一个问题,13集那个梦究竟是法莲做的,还是五个人(加上普莫)一起做的。如果是前者,那在森林突然被黑暗笼罩,树根破土而出之时,动画给了希尔杜和布莱德一个镜头,两个人都被卷入其中,那法莲之外的人又做了什么梦?如果是后者,王子梦到自己穿女装,不知道以后私下想起来会是什么感觉哈哈哈,这算是食梦貘的助攻吗【doge】,另外提奥也出现在了梦里,难道提奥也跟随双子来到了迷雾森林?
不过如果是联机做梦,这操作也太6了🌚,感觉应该是食梦貘制作的一种幻境,把在场的人都牵扯进去了吧。

为什么京阿尼的男主都那么好啊啊啊啊😭😭🤦🏼‍♀️……本来看第一集时,受不了《中二病也要谈恋爱》的中二羞耻感🌚,最后抵不住对京阿尼画风的喜欢看了下去,啊啊啊啊居然这么好看,给京阿尼疯狂打call😭😭(不过看完后对中二的台词更加敏感了🌚)

法希的身高差梗怎么都玩不够【doge】
这次年龄设定偏小,大概法音五六岁,希尔杜八九岁吧……有点架空,毕竟原作里不可思议星球因为某些迷之原因,法莲在八岁前都没见过其他国家的人🌚

【突然感觉法音的发型好难画🌚

我要改!幼驯染那个,我要推玉子和饼藏啊啊啊!!!玉子市场和玉子爱情故事都好好看!!好喜欢京阿尼!!!


EnidZ🚫:



微博上看到这张图,虽然现在一天画一张是不可能,但是脑补自我满足一下还是可以的【doge】
DAY1 当然是法希了,小时候一直看少儿频道,双子可以说是第一部接触的日漫,也是第一部含明显恋爱元素的作品吧。不过真的感觉自己小时候傻到可以,其实那时候看的很多国漫恋爱元素也比较明显,但我就是没往那方面想......法希也是六年级重温的时候才第一次有了支持一对CP这种概念,也许就是这种默默埋下的心情,才能这么多年长久地坚持下去吧,自己对法希,也像这两人一样,是在不知不觉中萌发出这种感情,蓦然回首之时,才发觉原来已经是这种喜欢了啊……这也是之后,在知道喜欢这种感情后,看过很多CP,却远没有喜欢法希这样喜欢的原因吧;
DAY2 有了DAY1的理由,本命也肯定属于法希,我想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能超过对法希的喜欢的CP;
DAY3 想要他们立刻结婚的CP,虽然法希是本命,但要说到立刻,动画播到第二季就没有了下文,我倒是没想让这两个人立刻结婚,倒非常期待两个人先表明心意23333,而且感觉我心中的法希,还没成长到结婚的阶段呐~看过的作品中没有结婚但感觉到了该结婚的地步的CP,我还是推新罗和塞姐啦哈哈哈哈,这两个撒狗粮到要让人撑死了;
DAY4 这个可以选择的好多啊……但走到这一步最本命的肯定是罗赫啊!这也是吃了整个高中时代的CP,高三时还经常去FF上找粮吃;
DAY5 想了一下,看的作品中青梅竹马设定的CP并不是很多,永酒里面的妮斯和加古吉算是很甜的一对青梅竹马哈哈哈;
DAY6 任盈盈和令狐冲,冲盈绝对是我金庸情侣中最本命的一对;
DAY7 大概是罗赫吧……FF上M分级的看了不少🌚
DAY8 法希(其实我所有CP都还是更吃纯爱啊……
DAY9 法希,毕竟算是第一对真正意义上混圈的CP,这份开心已经超出这对CP原本能带来的快乐,它承载的还有来自圈子里的人给带来的快乐;
DAY10 作为一个HE星人,说到让人难过的CP真的不多,但是金庸愣是给了萧峰和阿朱一个BE🌚……萧峰的经历真的是虐心【sigh】每次重温《天龙八部》都不敢看他的故事;
DAY11 卡路里和欧利,就是双子第二季那对足球情侣(其实我一直觉得是情侣的同时肯定也是伙伴);
DAY12 法希一生推🌝知道是动画原作简直开心到爆炸;
DAY13 这个还是算了,BG好像没有逆CP的概念,而我只吃BG……(不知道我有没有理解对意思)
DAY14 这个.......感觉我吃的每一对CP都不能没有对方啊!当然,确实是存在他们和其他人在一起也会很好的可能性,但还是不圆满吧……我还是首推米莉亚和艾扎克,这一对真的没有另外的人能代替的;
DAY15 要说最精彩真的好纠结啊……这个还是跳过吧……
DAY16 琴子和直树吧……虽然恶吻的故事挺不现实,但是在夸张之下,对恋爱心情的描写还是很唤起少女心的,也可能是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看少女漫类型的作品吧;
DAY17 静雄和瓦罗娜,暂时成田还是让这两个人是前后辈的关系,不算官配,但我真的好喜欢这对,温柔的西子酱真好啊……
DAY18 米莉亚和艾扎克......属于傻子的幸运和福气啊;
DAY19 挺心疼狄安娜和奥利温的......
DAY20 法希,只有两季动画真的是很遗憾......(没有官方爸爸了的遗憾🌚
DAY21 茹亚和拉德吧……一对愿意用杀死和被杀相互调情的情侣,成田的脑洞真的很大233333;
DAY22 阿拉贡(中土第一直男🌝)和精灵公主阿尔温;
DAY23 突然想起来小时候看的《奥林匹斯星传》,动画中难得HE的,丘比特和普絮克,前面各种虐,最后HE简直甜到爆;
DAY24 卢平和唐克斯,没想到罗姨对亲世代都这么狠🌚……
DAY25 说实话,没有,套梗真的不喜欢;
DAY26 想到了哈金,虽然哈六最后算是公开,但在伏地魔东山再起后,为了保护金妮,哈利考虑到必须隐瞒自己的恋情,于是提出分手,在逃亡过程中只能看着活点地图上金妮的名字来思念她;
DAY27 法希,理由太多了……
DAY28 错过的话……斯佳丽和瑞德,瑞德在斯佳丽的两次婚姻后才娶了她,而斯佳丽一直不明白自己对瑞德的感情,最终耗竭了瑞德的爱,故事的最后失去了瑞德,虽然没有了下文,希望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吧……
DAY29 葡萄酒和香奈,最强夫妇啊!
DAY30 法希!!!想向每一个人安利法希啊!!!时刻想着怎么传教🌝;


算是45集的衍生吧,最近大概看狗粮番看的找到了一点少女心🌚,对于不管口味怎样都毫不犹豫吃掉喜欢的女孩子亲手做的巧克力的男孩子,感觉特别苏!!! ​​​
说到第二季45集,感觉蛮有意思的,这集法音真的明明白白承认了自己的心意啊!往前数到第41集,当希尔杜被怀疑是蓓蓓的初恋时,法音虽然被表情出卖了,但还是说“就算是希尔杜,我也支持......哈,哈哈”,这时候的法音还是在尝试对其他人掩盖自己的心意;接下来的42集,诺吉求婚那集,法音相当果断拒绝的时候,感觉自己吃了一大口糖~能看出此时法音对自己心意的坚定(当然她并没有明确说拒绝的理由是因为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但不妨碍脑补潜台词【doge】),她真的是很喜欢希尔杜啊;之后43、44无关法希线,一直到45集法音努力为希尔杜做情人节巧克力,整个过程中对于自己的心意都已经是很大方坦率的了(那句“艾丽莎贝塔也有想要传达心意的人啊”的“也”真的是很甜了哈哈哈哈)。可以脑补我们开始傻傻不知道自己对希尔杜的感情的法音,到明白自己心意的法音,到能承认和表达心意的法音,中间心理经历的成长。45集绝对少不了41集和42集的助攻,大概还有莲音的功劳哈哈哈,情人节巧克力的风俗,多半就是莲音先告诉法音的【doge】~
虽然爱情在动画里不占明线,但就在一处处小粉红里,能感到埋在背后的感情线的发展,而在这种变化下,不论是法音还是希尔杜感情的成长,都让人感觉惊喜又美好~

动漫社的活动,部长的脑洞大上天际🌚
勉勉强强的大波斯菊拟人🌼……